简体 繁体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政务邮箱 手机版
当前位置: 首页 >> 概况 >> 魅力兰山 >> 美丽兰山 >> 正文
银雀山汉墓竹简博物馆
日期:2017年02月26日 15:15
保护视力色:

银雀山汉墓竹简博物馆位于临沂市区东南的金雀山和银雀山都是汉代的重要墓地。银雀山汉墓竹简博物馆就坐落在银雀山西南麓,银雀山汉墓竹简博物馆是我国第一座汉墓竹简博物馆,因其出土的珍贵文物而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

银雀山汉墓竹简博物馆内最有价值的就是在一、二号墓出土的竹简,两座墓共出土竹简7500余枚,令人称奇叫绝的是竹简和其它器物都是在泥水中长期浸泡,而竹简上的墨迹却仍清析可辨,可见当时技术的精湛。竹简每枚长27.6cm,宽0.5—0.9cm,厚0.1—0.2cm,其长度约合汉尺1尺2寸,符合汉代简册制度。简文为隶书,字迹有的端正有的潦草,不是出于一人之手,但笔法娴熟,具有较深的书法功底。从简文用字为秦汉早期隶书看,书写时间应在文景至武帝初期。两座墓的简文有:《孙子兵法》十三篇和孙子佚文五篇;《孙膑兵法》十六篇;《尉缭子》五篇;《六韬》十四篇;《守法守令》等十三篇;论政治兵文章五十篇及阴阳、时令、占卦之类十二篇;《汉武帝元光元年历谱》(是我国发现最早、最完整的古代历谱)。这批竹简的出土对于我国军事史、文字学、古音训、古简册制度及古代历法的研究,均有重要价值。

《孙子兵法》和《孙膑兵法》竹简都是在一号墓发掘。两部兵书同墓出土,失传了近两千年的《孙膑兵法》重现于世,从而澄清了千余年来关于孙武与孙膑其人其书争论未决的问题。(由于《孙膑兵法》的失传,有人认为《孙子兵法》是孙武和孙膑两人所为,有人认为孙武就是孙膑……)。证实了《史记》记述的正确性。即“孙子武者,齐人也。孙子即死,后百余岁有孙膑,膑生阿鄄之间,膑亦孙武之后世之孙也。……世传其兵法”。真是千年积讼,一朝得释。这两部兵书在1972年出土时曾引起轰动,许多国内外人士前来参观,特别是日本人曾要以高价购买一枚竹简。

银雀山汉墓竹简博物馆内除了珍贵的竹简外还陈列了1970年以来在金雀山、银雀山百余座墓葬中出土的部分文物精品。如漆器、陶器等。其中金雀山西汉帛画是文物之中的精品之一,于1976年九号墓出土,帛画覆盖于棺盖麻布上面,记述了死者生前生活片断,描绘永生不死,成仙升天的幻想景象。这一帛画是继长沙马王堆帛画出土之后的又一重大发现,为长江以北仅有,对于研究秦汉时期的人文风情、绘画提供了珍贵资料。

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