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政务邮箱 手机版
互动
当前位置: 首页 >> 互动 >> 12345热线 12345热线
信件内容
流水号
标    题 农民的利益谁来维护?公正何在?
姓    名 吴**
性    别
手    机 152****2130
邮    箱 zha***********@sina.com
职    务 山东省临沂市沂水县马站镇吴家庄村
写信时间 2010-05-13
信件内容 尊敬的张少军市长: 我们是山东省临沂市沂水县马站镇吴家庄村村民代表。 今日之所以斗胆上书市长,实属无奈之举,如有打扰还望各位领导包涵。 2010年4月中旬,我们吴家庄村村民代表,就吴家庄村党支部书记吴桂玉、支部委员鞠培栋(会计)、村委委员吴瑞光三人贪污、挪用、截留、私分“低保户的低保款”、五保户供养物(2008-2009年)仅两年时间就贪用25970元的问题(2007年的马站民政所拒绝公布,2010年已经上报审批的低保户韩祥军说可以不算),反映给马站镇纪委、沂水县纪委、沂水县检察院均没有结果。各部门接到检举信均以各种理由推诿,至今不予立案。相反,却在村民拿到吴桂玉等贪污低保款证据后的第三天,也就是2010年5月3日,马站纪委张书记、马站信访办主任李建国、马站民政所所长韩祥军以及书堂旺乡总支书记宋波一行人利用五一放假期间,来到吴家庄紧急召开全体党员大会,不许群众参加,不许党员“乱”说话,不许提出对2007年吴家庄低保情况的质疑。只让村委会重新提名吴家庄低保户名单,党员只管举手表决同意还是不同意,并告知党员2010年的低保还没有开始上报审批(而事实上村民已知道2010年低保名单早已审批完毕,有的村庄早已把第一季度的低保款发放到给村民)。事实上2010年吴家庄村低保户名单,依然全部是村委会三人的亲属。同时解释吴家庄村委会对于那25970元的低保款去向,不是贪污属于“挪用”,让党员帮助重新发给村民就行。而对于吴桂玉等人的违法乱纪事实只字不提。对吴家庄受害的村民连一句道歉的话也没有,似乎这件事根本没有发生过。其用心之良苦,目的之明确,他们的这种反常行为在村民中造成了极坏的影响。 而沂水县纪委对村民代表寻问什么时候处理吴家庄低保问题时,回答道三个月吧,只要不超过三个月我们就不违法。三个月,这是一个多么巧合的数字,三个月以后也就是吴家庄重新申报上去的低保名额,重新得到批复的日子,这也意味着三个月后吴家庄村曾经的低保底案有可能全部被推翻、作废、销毁,也就等于吴家庄村民曾经的冤屈将被一笔勾销。而吴桂玉等人从此可以逍遥法外,继续做他的贪官!这是一个多么令人痛心的结果!这是一个多么残酷的答案!他们有什么权利这么做?这是他们应该做的吗?到底是什么可以让他们弃党性原则而不顾?弃人民的利益而不管?是私利的驱使还人性的丢失?做出了这种疯狂的掩盖之举!这些不是他们应该做的事吧!至少现在不该!而是应该向吴家庄村民公开道歉,把那张黑心的低保单公布于吴家庄村村民面前…… 他们的一系列反常行为已经违背了党员的行为准则,严重侵犯了特困群体的生存利益,丧失做人的良知,并构成了犯罪。望省委领导及省纪委部门抓紧督促有关部门立案侦察,查明真相,还老百姓一个公道! 同时附上这份《一份黑心低保单引发的思考……》,供有关部门参考。 吴家庄村民 2010年5月14日 一份黑心低保单引发的思考…… 根据国家的相关政策,为特困村民办理最低生活保障救助,接受求助的村民应当向相关部门申请,并进行公示,最终将该救助款直接发放到个人手中。 然而,山东省沂水县马站镇吴家庄村委会并没有按党的扶贫政策办事,也不经过村民自己申请,村委会评议等程序,而是村委会三人擅自做主,将吴家庄村低保户全部报为自己的亲属,从2007年-2010年,报上去的低保户只有不超过十人够低保条件,也就是说,吴家庄村每年上报去审批低保名额为38人,四年时间共计应享受的低保人数为152人,其余的140人均为村委会三人的亲属,而吴家庄村支部书记吴桂玉的弟弟、吴家庄的首富居然出现在2007-2008年的低保名单中,而且还是个低保大户(全家六口人)…… 现将吴家庄2008年-2010年全村的低保户名单公布于众: 2008年-2009年山东省沂水县马站镇吴家庄村低保户均为这9户,人数:每年都是38人。 吴桂宝:党员,吴家庄村党支部书记,吴桂玉的亲弟弟,吴家庄首富。 吴永尧:吴家庄村党支部书记,吴桂玉的叔叔。 吴洪平:吴桂玉的连襟。 秦瑞光:预备党员,村委委员兼保管。 高金忠:党员,吴家庄村养鸭大户。 吴桂亮:党员,吴家庄村养鸭大户。 吴桂绍:全家只有一口人,残疾人,符合五保条件。 吴玉发:只有一人享受低保,是参加过对越自己反击战的荣誉村民。 2010年已经报批的吴家庄低保户名单是: 鞠荣桂:吴家庄村支部委员兼会计,鞠培栋的父亲。 吴桂明:鞠培栋的连襟。 吴永尧:村支部书记,吴桂玉的叔叔。 吴永贵:村支部书记,吴桂玉的叔叔。 吴桂海,村委委员兼保管,吴瑞光的父亲。 吴瑞香:吴瑞光的哥哥。 高希元:村支部书记,吴桂玉的朋友。 吴玉发:符合低保条件。 而2007年吴家庄低保底单至今没有看到,马站镇民政所所长以各种理由推诿,详情不明。 就是这样的一张吴家庄低保名单,还是吴家庄村民代表们历尽艰难拿到手中的,为了这张“低保单”,村民吴桂京差点命丧村支部书记员吴桂玉之手,这一切要从头说起…… 自从我村实行该政策以来,村委使一直没有对村民低保情况进行张榜公示,经村民了解发现其中存在诸多问题,便有村民自发到村里,从七十岁以上的老人到贫困户家一一寻访,了解情况,发现吴家庄低保款的其中的一部分被村委会三人以送人情款的方式送给部分村民,一部分发给上报为低保户的亲属,剩余部分也就是大部分低保款被其三人挪用、截留或私吞…… 于是有正义村民从2010年4月16日将吴家庄低保情况反映给马站镇所政所,同时要求查看吴家庄低保底单,要求公布于众,遭所长韩祥军的厉责:“你们不是共产党员,也不是村委会选派出来的村民代表,无权过问此事。”村民代表据理力争,告诉他我们吴家庄村从未按村委会组织法的有关规定,选举过村民代表,我们是代表村民来询看的,韩所长最终也没让村民代表看。 第二天,又有村民到镇民政所寻问低保一事,镇民政所的王姓工作员回答的非常干净、利落,也很到位:“你们吴家庄没有低保”,此言一出,村民无不震怒,许多村民纷纷打电话给沂水县民政局低保科反映情况,低保科的工作人员回答,会尽快到马站镇民政所了解情况,既日给村民答复,几天后却等来了村支部书记的老婆堵在吴桂京家门口破口大骂:“穷鬼,叫你挡道,早晚整死你!”直到2010年4月29日仍不见回音,几位村民代表再次来到镇民政所,以“再不让我们看低保情况,我们就去上级民政部门查寻并上告。”韩所长才无奈地拿出了吴家庄(2008年-2010年)三年的低保底单拿公示给村民看,同时并告知吴家庄2008-2009年两年的低保情况已经查清并核实,二年里村支部书记吴桂玉共计贪污挪用村里低保款贰万伍仟玖佰柒拾元。2007年的底单一时半会找不到,见于吴家庄村2010年第一季度的低保款还没有发放到村民手中,如果你们不同意,也不认可名单上的低保户,你们可以回去重选,还有已经核实村支部书记吴桂玉贪用的贰万伍仟玖佰柒拾元,这样吧,你们几位代表帮忙发下去不就行了。此话说的多么轻松,这是一名共产党员该说的话吗?是一名国家民政部门工作人员该做的事吗? 是的,不该说的他们已然说了,不该做的他们依然在做。2010年4月29日,也就是几位村民代表看到吴家庄低保底单得知,村支部书记吴桂玉贪污困难户低保款的事实。还不到两个小时,没来得及将此事告知村民,村民代表其中一人吴桂京就遭到了村支部书记吴桂玉夫妻二人的拦截、谩骂、殴打。 事情经过是这样,村民吴桂京是在去村委会的路上,遏上了迎面而来且怒气冲冲的村支部书记夫妻二人,看见吴桂京,村支书的老婆开口便骂的第一句话“穷鬼又去找死了是吗?”,吴桂京见状赶紧让路前行,见情况不对赶紧前跑,村支部书记吴桂玉紧追不舍,大约追了五十米开外,一把将身单力簿的村民逮住,伸手抓住衣领拽出去两三步,接着举起仇恨的拳头朝吴桂京太阳穴部很砸下去,致村民吴桂京被击倒在地,当场昏迷,失去了知觉,到底头部被砸多少下,他已经无法记起。后由路径此处的村民吴桂丰强行拉开,拉开后仍不停地跺脚、跳骂。后其家属报案,民警赶到时吴桂玉早已不知去向,吴桂京后被120救护车拉到马站镇医院救治…… 2010年5月3日,也就是村民吴桂京被打的第四天,马站镇各级政府机关全力出动,大队人马开进了吴家庄,来吴家庄的上级各部门领导有:马站镇纪委张书记、马站镇信访办主任李建国、马站镇民政所所长韩祥军以及书堂旺乡总支书宋波。村民们欢呼雀跃奔走相告,上级有关部终于来咱吴家庄核实情况了,百姓们终于可以开口说话了。然而善良村民的喜悦很快被失望代替,被镇各级部门来吴家庄的系列举动震惊了。他们哪里是来核实低保情况的,分明是来替吴家庄村委开脱罪责的,而是宣告召开全村党员大会,不许群众参加,大会上明确表示不允许党员提出任何问题,包括对2007年的低保质疑,唯一做的一件事“宣读村委挪用低保款贰万伍仟玖佰柒拾元,记住只是挪用,让党员想办法把这笔钱给发下去”,接着宣读吴家庄2010年由村委会重新提名的低保户名单,让党员只管举手表决同意还是不同意,而对于吴桂玉等人的贪污行为只字不提,似乎这件事根本没有发生过,许多村民得知此情此景,无不气愤,还有许多善良的村民流下了无奈而辛酸的泪水,那苦涩的泪水中包含了太多太多无可言喻的复杂情感,有愤懑、迷惑、绝望!一下子从沸点跌到冰点,连表情都瞬间开始凝固,最后只能发面对苍天发出一声叹息。 吴家庄村现有人口一千三百人口左右,按上级的有关扶贫政策计算,全村每年有三十八位村民可以享有国家的扶贫救济款。然而吴家庄真正的困难户却与“低保”无缘,镇民政所所长韩祥军说,吴家庄只有一位《五保供养户》是吴成吉。据吴成吉说:村里曾经给他办理了《五保供养证》。两年前不知为什么,证被村委会收缴上去,再没还给他,本应按国家的有关政策享有《五保供养款物》,可这些对他是可望不可及的事。他每年都看见书委会三人的亲属在春节前油米面的往家搬,他只是在2008年-2009年两年时间得到了村支部书记一次100元、一次200元,两年的五保待遇加起来只是300元钱。武成吉的侄子去问过村支部书记,他的回答是:“他是五保户不假,东西也不能给他一个人,他不是得钱了吗?” 在此我们不得不提及低保名单上另外一位符合低保条件的村民吴玉发的情况。他是一位参加过对越反击战的荣誉村民,按国家的有关政策,全家四口人均可享受低保。而村委会只给他一人办理了低保,将剩下的名额全部报为自己的亲属,而他享受到的所谓低保额,是2008年200元,2009年410元。 也有各别村民收到过村委会以低保的名义送去的人情款从50元到100元不等。有几位村民曾作过调查统计,全村从七十岁以上的老人到贫困户,从2007年到2009年三年时间收到钱款的人数为57人,总计得款金额4800元。(注:村委三人的亲属不敢统计,不包括在内),收到此款的村民已在收款时间和数额上按下了手印,必要时我们可以公布于众。 面对如此黑心的保单,怎不令人深思,怎不令人痛心,这究竟是村官们的无知,还是贪婪成性?是不懂国法,还是知法犯法?是胆大包天,还是无法无天? 还有上一级的民政部门是干什么的?是渎职,还是纵容?是包庇,还是合污?我们小百姓不敢枉言。 当吴桂玉大笔一挥,将全部亲属列入低保名单时,他们有没有想过,吴家庄还有贫困的村民、年迈多病的老人们急需这笔钱买药治病救命!生活极度困难的村民等着这笔钱买米下锅。 曾经有村民三番五次上村支部书记家,含泪恳求他们发发慈悲,将他们的现状如实反映给政府,以救得民政部门的帮助,均遭到村委三人的无情拒绝。更有甚的是吴家庄村支部委员鞠培栋曾这样回答过找上门来的村民:“咱吴家庄没有低保”,这和马站民政所王姓工作人员回答同出一撤,的确,这点他们没有撒谎。因为吴家庄的低保早已在他们手中变成了“高保”,吴家庄村委自定的法律是“保障富人们富上加富,绝对让你穷人贫上加贫”。 也难怪村支部委员鞠培栋敢在村民面前大放绝词:“穷鬼们还想告状,恐怕连打官司的钱都拿不出来,不等把我告倒,先把他们整死”。这就是山东省沂水县马站镇吴家庄村委们的所做所为。用一种极其蔑视的目光,无视于贫困村民的存在,用这种带着讽刺意味的语气来评价用善良和懦弱喂肥了他们的村民。把贫困户统称为“穷鬼”,这句话也是村支书吴桂玉老婆谩骂村民时惯用的“流行语”。却从没想到过,他们肥美的背后隐埋的是村民的愤懑、无奈与冤屈!他们高高举起的酒杯里,滴洒着无辜村民的面泪。当他们肆无忌惮地吞噬、挥霍国家拨给穷困村民的救命钱时,有没有感觉到一丝丝愧疚与不安?有没有想过村里特困的村民过的是怎样一种生活? 吴家庄村有一村民吴广玉就是其中的一例。他是脑瘫智障者,连路都走不稳,走三步跌两步。体弱多病的父母几次领他到村支书吴桂玉家,含泪央求他将他们贫困现状上报上级民政部门,以求得政府的救助,只希望这个智障的儿子以后的生居能有保障。这是这样一个连语言都无法表述清楚的村民,曾气愤地拿起电话告过村委会…… 是的,他们忘记的岂止这些,他们还忘记了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的身份,忘记了当官要为民作主的基本准则,忘记了人民赋予他们手中的权利,是用来保护人民利益的,而不是用来欺压百姓的工具。却永远不会忘记如何弃党纪国法而不顾,不择手段地将不该属于他们的钱物统统划在自己名下,揣入私人的腰包。腰包鼓了骂起村民来底气实足,打起村民来力气增大! 这样无法无天的村委会干部有什么资格来统领村民,这样的一份黑心低保单也敢上报,欺骗党欺骗人民。这不是丧尽天良是什么?说是掠夺、盗窃都不为过,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不会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就连那几位到村里做了调查低保情况的普通村民,看见那些长年卧病在床的老人,看见了家徒四壁、清锅冷灶的村民,日子过得如此艰辛,无不落下了辛酸的泪水。正因为如此,才激怒他们,决心拿法律的武器,替这些困难户们讨公道,这就由此引发了前面所说,有村民吴桂京、武善良、吴洪世、王廷江等村民到镇民政所询问遭拒后,反映情况给沂水县纪委,而引发了镇各部门联合行动,而引起的一系列连锁反应。 2010年5月4日,几位村民代表无奈来到沂水县纪委,送去了反映材料,而沂水县纪委的工作人员回答的令村民代表心灰意冷。县纪委的工作人员解释说,这种情况你们告到哪里都得回到马站镇委去解决,这等于是说,吴家庄村民的命运掌握在马站镇个别领导人的手中。而马站镇纪委已经用他们的行动给了吴家庄村民当头一闷棍,打得村民喘不过气、回不过神。他们已经用他们的实际行动给了吴家庄村民一个明确的答复,已经足以说明一切,还有寄希望于他们的必要吗? 2010年5月5日,无奈的村民来到了沂水县检查院,将马站镇民政所核实的“吴桂玉、鞠培栋、吴瑞光三人”贪污、截留、挪用、私分低保款25970元的事实实如上告,并要求检察机关立案侦察,不能再留给他们太多时间作弊了。而沂水县检察院工作人员的回答同样使村民代表倒抽了一口“冷气”,没法立案。马站镇政府不是正在处理吗?我们无权插手,村民代表告知说,这哪是在处理呀,分明是在帮忙造假开脱!检察院的工作人员仍坚持说,应尊重当地政府的作法…… 这是一件令人难以接受的现实,更是一份残酷的答案。村民代表无论如何也不明白,即然镇民政所已经核实查证吴桂玉、鞠培栋他们仅两年就贪污了低保款25970元,为何不直接移交给司法机关立案侦查。2007年的低保底单为何如此难见天日,2010年已经报批的低保为何不算?一份本来就该公布于众的张榜为何变得如此神秘,里面到底暗藏了怎么样的玄机?而且兴师动众地来替他们想尽各种办法来解围,目的是什么?一个共产党员在人民面前犯下了如此重责,怎可用“补发”二字来代替,他们欠吴家庄百姓的岂止是这些! 一份黑心的低保底单引来了如此众多的镇级官员到场,却不是为老百姓主持公道的,而是替他们遮丑帮忙销脏的。利用“五一”放假时间不辞辛苦地来到吴家庄,掀起给村民重新申报低保的热潮,其用心之良苦,目的之明确,倘若上级民政部门当初拿出十分之一这样的劲头来吴家庄核实考察一下,听一听村民的呼声,及早铲除这种腐败的萌芽,会有今天这样的一种局面吗?村支部书记吴桂玉的弟弟是马站镇小有名气的富人之一,没有几个人不知道。你马站民政局谁人不知,为何要照单全收?是利益的驱使,还是人性的丢失?让村民给他们改正错误的机会吗?善良的吴家庄村民已经给了他们太多的时间来反省改正,他们悔改了吗?八年时间里,他们对吴家庄的百姓到底做了些什么,他们自己心里清楚,吴家庄的村民也心知肚明。 如果有关部门不抓紧处理吴家庄的问题,让吴桂玉等人在吴家庄村委的位置上多待一天,正义的村民就会多一分危险。说不定真的会有村民会命丧村支部书记吴桂玉的手上。因为这些人已经完全丧失了党性、人性、理性。吴桂玉曾在各另党员面前扬言过:“谁敢把我送进监狱,大不了我蹲上经三年,回来后我把告我的人一个个杀掉……” 说到这里不禁有人会问,一个村支书记明明知道自己触犯国法,却为何还敢如此张狂?如此敢胆大包天?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给他撑腰?但愿我们的疑惑只是一种错觉! 究其始因,还有一点是,自从《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实施以来,吴家庄村从未按村委会组织法的有关程序依法换届选举过村民委员会,都是在上一届领导操作下自行运作的,更没有按照村委会组织法的有关程序选举过“村民代表、村民议事委员、民主理财小等”。因此,完全剥夺了村民手中的权力(包括民主权利、财产权利、知情权、土地承包权等等),正因为这种情况,才会使一个不到小学文化的村党支部书记,统领着一个拥有1300口人的村庄长达八年之久(且三届连任)。如此恶性循环惯养了一个实足的村霸、独断专行、为所欲为、翻手为去、覆手为雨的性格,什么事都敢做,什么钱都敢花,什么党纪国法在他吴桂玉眼里只知道“老百姓拿我没法”。一个村支部书记本应为村民谋福利,领导村民走上发家致富的道路,却在他这种“无知者无畏”的村霸带领下,让一个原本有希望致富的村庄,变得越来越贫困。而村支部书记吴桂玉却在沂水县为儿子购买了二套楼房、一辆大客车。同样以种地为生的村支书他的钱从何而来?对此,村民不敢枉言,只能含泪试问苍天!
办理情况
处理状态 已处理
回复内容 吴先生反映的问题,沂水县政府调查情况如下: 一、反映问题的基本情况 沂水县马站镇吴家庄村位于镇驻地北偏东方向3公里处,全村共有1248口人,土地面积1750亩,党员26名。支部书记吴桂玉,男,54岁,党员,2000年至今担任该村支部书记、村委主任;村委委员鞠培栋,男,49岁,党员,2000年至今兼任村会计;村委委员吴瑞光,男,39岁,预备党员,2007年村两委换届时任村委委员,兼任村保管员。2010年4月19日上午,吴家庄村村民吴桂京、武善德、吴洪世等三人一同到镇民政所询问该村2008、2009两年的农村低保情况及农村五保户供养等问题,下午吴桂京打电话向县民政局反映该问题。4月27日,该村村民王廷江到镇纪委也反映同一问题。 二、反映问题的办理情况 接到群众反映之后,沂水县马站镇政府随即成立了工作组对该问题进行核实。该村2008年低保人数38人,每人每年480元,计18240元;2009年低保人数38人,每人每年540元,计20520元,两年低保金38760元。分散供养五保户一人(武呈吉),2008、2009两年上级补助供养款每年400元,共800元。以上共计领取资金39560元。村两委在领取到上述资金后,除2009年吴玉发一口人的低保金540元据实发放到本人手中外,其余39020元支出情况如下: 1、2008年春节慰问老干部老党员困难户56人,分30、40、50、100、150、200元不等的标准,共发放4650元(五保户款发放200元)。 2、2008年春节慰问老干部老党员困难户84人,分50、60、100、150、200元不等的标准,共发放8400元(五保户款发放200元)。 3、其余25970元挪作他用,分别是: 支付2007年治安保险款(358户、每户30元)10740元 支付2009年治安保险款3380元 支付2009年计生责任费6600元 支付2008年车辆交强险2050元 支付2008年板材生产责任费3000元 针对以上调查情况,工作组初步认定吴家庄村村委没有严格落实上级低保政策。2010年4月26日,工作组将调查结果向党委政府作了汇报,党委政府召开了专题会议作出了如下处理意见: 1、对该村两委不按上级有关要求落实农村低保政策的做法提出严厉批评,责令吴家庄村两委向党委政府写出深刻检查、杜绝类似事情的发生。给予对此事负有主要领导责任的村支部书记吴桂玉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2、责令吴家庄村两委将挪用的25570元低保金、400元的五保户供养款限期2天足额筹集,在镇党委政府的监督下,按政策发放到户。 3、实行责任追究制度,对时任分管民政的党委委员李明斌、管理区总支书记张继伟、民政助理张廷太、包村干部鞠永科通报批评,诫勉谈话,并引以为戒,确保在以后的各项工作中严格履行职责,保证政令畅通,对上述人员各扣政绩分10分。 处理意见拿出之后,2010年4月28日,工作组责令吴桂玉将25970元现金交到了镇财政所。4月29日上午,镇工作组向吴桂京、武善德二人反馈了结果;当日下午,安排吴家庄村两委进行广泛宣传,让有意申请享受低保的住户写出申请;5月3日早6点,镇工作组到吴家庄主持召开了村两委、党员会议。严格按程序评议出了77口人享受2008、2009两年的低保金,一并对2010年该村的低保户评议出来并进行了张榜公示,接受群众的监督。马站镇党委政府对该事件的处理符合程序规定,不存在反映人所说的包庇等违规行为。
处理对象
处理时间 2010-07-01

新媒体